陌上辞

【镜尘】

chapter2

自那以后已经过去了一个月,天气也开始渐渐回暖,我依旧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。

学院,食堂,寝室。

我也再没看见过他,或者说是我单方面躲着他,因为我真的没想好,没想好该怎么跟他相处,我也不想,在从那双眼里看见陌生的目光。

那天,见到我哭着蹲在门口后,我的室友也就是落落,丝瓜,月半沉默了片刻。

空荡荡的走廊里只有我不停地抽噎的声音,我将头埋在双膝间,不愿意让人看见我狼狈的样子。

“啧,小樱要不是你不同意,我早就上去把他摁在地上揍了,干嘛那么心软,他又不会知道。”

丝瓜撇了撇嘴,一手抓着自己的头发无奈的说,顺便伸手打算将我扶起来。

“不要碰我,让我一个人待会。”

我像是把所有的怒气全部撒在她身上大吼一声。却忽然顿住,我刚刚都干了什么,我怎么能把火都撒在他们身上。

“你一个人待着又有什么用,能让他想起你吗,神崎樱子你再自欺欺人也没有任何作用你知道吗?”

落落看着我,眼里没有任何波动,

“那我该怎么办?我该怎么办才好?今后,我又该如何面对他,我答应过黒央姐,永远不告诉他,但我真的不知道,他是真的不记得我了。”

眼泪不停从眼角流出,不管怎么擦都擦不完。

落落他们叹了口气,合力将我从地上拉起,带进寝室。

“小樱,以后不要再见他了,电脑里的资料也都删了吧,课的话我们帮你记回来,你去听其他老师的课吧,这样也许能好受些。”

一直没说话的月半张口说道。

“看不见,总能少些痛苦。”

因为室友帮我隔断了所有可能遇到他的机会,最近我确实清闲了不少,没有日常的搜刮情报,与尾随,日子过得很平静,像是时间都停止了般。

月半说的不假,不见到他,心里的痛苦确实减少了不少,但我知道,这份痛苦,并没有消散,而是在心中渐渐地溃烂,想起时,仍会抽痛。

“哈”坐在寝室内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,淡淡一笑,对着玻璃吹了口气。

转头看向一边衣架上一件不属于自己的大衣,沉默了许久。

衣服也得找个机会还回去啊。

忽闻门口传来扣门的声音,我起身前去,不对啊,这个时间点,落落他们应该还在上课才是。

却不想,门直接被一脚踹开,看着那摇摇欲坠的门把手心里为他默哀三分中,抬头看向来人。

“黒央姐,你怎么来了。”


【作者有话说】

今天因为比较晚了,团团并没有写很多,可能很多人会因为画风的突变感到不适应,但团团只能说,这是为了效果啊,效果。团团也没办法。总之团团会继续努力。

【镜尘】

chapter1  那年冬季

最“开始”遇到他时的场景,有一刻真的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她为了装作“偶遇”他做足了功课,然而结果很令人惊讶,还是很不美好的惊讶。

直到身上传来阵阵刺痛,我才回过神来。谁能告诉我,我只是想要跟在自家男神后面去学校,然后倒霉的滑了下,如果是摔在平地还好,为什么这里有个水坑啊。

我欲哭无泪,这水好冰啊。

手撑着地面打算起身,希望男神sama不要注意到我啊,我心里默念。但看到眼前突然出现的白皙的手时,我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。

僵硬的抬起头,映入眼帘的是放大好几倍的一张俊美的容颜,我只想说,妈妈快来看天使。

“那个,同学,先起来吧”

啊,自家男神声音真好听。

我纠结地看了眼男神干净的手,一时难以抉择,啊,弄脏了怎么办啊?

男神倒没怎么在意拉着我的胳膊将我拉起,然后递给我一张纸巾。

“先擦下吧,看你的校服,应该是我们学院的学生吧。学校离这还有些距离,放着的话会感冒的。”

“好,好的,谢谢老师。”

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一句话的我,接过男神手中的纸,然后涨红着脸胡乱的擦了下,只能说幸好冬天穿的多,要不然还会被看出来。

“没事,是神崎同学是吗,我记得今天医学生的课都在下午,不介意的话我先把你送到宿舍吧,先回去洗个澡会比较好。”

男神用右手食指敲了敲脸颊,温和的说道。

“不,不介意。谢谢老师。”

啊,男神叫我名字了,刚才的动作好可爱,被萌了一脸啊。我心想。【不对,少女你的关注重点不应该放在男神为什会知道你的名字吗】

披着刚才男神借给我的大衣,慢慢的跟在后面,感觉幸福的要飞起来一样。我笑了笑。


我叫神崎樱子,是一名正在攻读医学硕士的大学生,没有什么特别擅长的,日常除了四处搜刮男神照片或者上课视频,就是待在宿舍或自习时背厚的离谱的医学书的宅女一枚。

以至于我的寝室室友们每次都恨铁不成钢的数落我,说什么大学是恋爱的圣地【你确定】,要珍惜自己宝贵的青春,让所有的男生们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这才是人生的终极目标啊。【这应该是你的目标】。

啧,哪有人能比得上自己男神啊,我每次都这样怼回去,然后每次他们都说,那你去追啊。然后我就立刻怂了,我男神那么完美,我怎么配得上他啊,来自想到这里都泪流满面的我。

咳咳咳,扯远了。

枫津院白央,也就是我男神,是我们18脸·年方30·学院钻石王老五第一·受欢迎·比肩XXX巨星·祸害广大青少年的一名大学医学老师【什么鬼】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咳咳,当然没那么夸张。

据我们隔壁化学系的主任,枫津院·男神亲姐·八卦担当·怪阿姨·黑央说,男神他会弹弹钢琴,拉拉小提琴,书法什么的也不在话下。

但正所谓,老天给了你天才般的大脑,绝美的外貌,也一定会给你打开一扇叫做叫缺点的窗。

男神他是个音痴,他唱的歌的话那是绝对不能听的。但只要是男神的话,怎样都是好听的,真粉丝的我想着。但只能说年少无知,不久以后我就知道我给自己挖了个多大的坑。当然这都是后话了。

说起我喜欢上男神的契机其实还是得益于男神姐姐。


“那个,神崎同学,神崎同学。”

回过神来的我将头一转,就见男神的脸离我的脸就差几公分的距离,吓得我头上的呆毛的竖了起来。

“男,啊不老师怎么了嘛?”

“因为宿舍已经到了,叫了神崎同学几声,见你没有回应,抱歉,吓到你了。”

男神说道,顺便摸了摸我的头。

“啊,不,不是老师的错,是我自己走神了,还有老师叫我小樱就行了”

啊,男神摸我头了,我被摸头杀了,好激动好激动,小樱你要控制住你自己。我有些慌乱的说。

“嗯,那小樱同学下午的课不要忘了啊,老师我先回去了。”

男神笑着应了我声,感觉自己被一箭刺中心房,春天的脚步朝我走来【你确定你不是在思春】

“那老师我就先走了啊,谢谢老师。”

自知没什么理由再挽留自家亲亲男神的我心中叹了口气,对男神鞠了一躬,便向寝室走去。直至走到门口,一阵风吹来扬起了散落的长发,我回头看去。

他就站在宿舍边那盛开的腊梅旁笑着看着我,金色的眸中是我熟悉的温和,明明冷冽的冬风此刻似乎也变得温暖起来,淡淡的腊梅香迎面而来。

“白央哥哥,我喜欢你啊。”

我轻轻地说道,转头走向房间,却忍不住流下了眼泪。

太像了,一样的笑容;一样的温和,不一样的是那年是春天,开的是樱花;不一样的事那年我18,他24;不一样的是······

我记得他,他却不记得我了。


【小剧场及有话要说】

某白:啊啊啊,自己媳妇哭了该怎么破,在线等,急!!!


咳咳,这里是新人饭团,首发作品,若有什么bug或者瑕疵,请各位大触们多多提点,我,我会继续努力的。因为是小短文,不会写太长,所以有些细节不一定都说得完,饭团会在番外里讲到。大触们若有什么疑惑可以在评论时@我一下。